首 页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理论研究
中国居民收入分配差距变化成因分析及对策思考
来源:区社会工委网站 日期:2016-12-12

   摘 要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在经济保持高速增长同时,居民收入差距也经历了逐步扩大过程。这一方面是市场机制作用结果,另一方面也与一些不当制度性因素有关。改善中国居民收入分配格局,应该进一步完善初次分配政策与再分配政策,充分发挥市场、政府和社会三方作用,加快市场化、法治化改革,破除制度藩篱、营造公平竞争环境,确保规制公平、机会均等,提高收入流动性,围绕“提低、扩中、调高”进行动态优化收入分配政策。

  关键词 居民收入差距 初次分配政策 再分配政策

  一、中国居民收入分配格局变化趋势

  经历了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后,我国经济增长保持了较高速度,国民财富迅速积累,收入分配格局也发生了巨大演变。根据衡量居民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数指标,中国从80年代中期开始,全国整体的收入不平等基本上处于一种不断扩大的过程。根据世界银行数据,1986年全国基尼系数超过了0.3,1993年超过了0.4,2001年接近0.45,2008年达到了最大值0.491,从2009年开始至2013年,基尼系数连续五年出现小幅下降,到2013年下降为0.473。

  从农村内部情况来看,改革开放以来,农村内部居民之间的收入差距基本上呈现出一种不断扩大的总体趋势。1978-1999年间,农村内部基尼系数从0.21上升到了0.34,平均每年上升2.8个百分点。不过从2000年开始,农村内部的收入差距处于相对缓慢扩大时期,其基尼系数从2000年的0.35上升到了2009年的0.39,平均每年上升0.4个百分点。从城镇内部情况看,从1987年开始,城镇内部的基尼系数开始超过0.2。到了90年代,城镇内部收入不平等开始出现急剧扩大,城镇内部的基尼系数在1999年上升至0.295。从2000年开始,城市内部收入不平等的基尼系数一直高于0.3,并且继续快速扩大,2005年达到0.34。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05年之后城镇内部的基尼系数几乎没有发生变化。从城乡间情况来看,自2000年以来,城乡之间居民收入差距出现了快速扩大-缓慢扩大-略有下降的过程。城乡之间相对收入差距在2000年至2003年期间出现了明显扩大,城乡居民收入比率从2000年的2.78倍上升到2003年的3.23倍。随后,城乡之间收入差距出现了小幅度的扩大,这一过程持续了4年,城乡居民收入比率从2003年的3.23倍扩大到2007年的3.32倍。在中后期3年中,城乡之间居民收入差距处于相对稳定状态,两者收入比率基本上在3.3倍水平,2010年出现了一度下降并持续到2011年。从地区间情况来看,1990-1995年间,城镇居民的地区间相对收入差距上升了43%,农民居民的地区相对收入差距上升了7个百分点。1995年之后,无论是对于城镇居民还是农村居民,地区间的相对收入差距都在逐渐扩大,这种趋势一直持续到2006年。在2006年以后,我国地区间的相对收入差距则表现出了比较稳定的下降趋势。

  二、中国居民收入差距扩大成因分析

  对于中国居民收入差距在近三十年的扩大,可以分为三个不同层次来对待:第一层次是有利于提高效率的激励部分,这部分属于克服平均主义的成果,并不违背社会可以接受的公平原则,从而应该加以肯定;第二层次是经济改革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在一定限度内,这可以说是改革所应付出的代价,但是对这种代价要限制到最低的程度;第三层次是属于过高的代价,或者说是属于不应该付的部分,是应该防止和避免的部分。从合理机制层面来看,一方面随着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化,我国分配体制在初次分配领域越来越体现出“效率”的原则,平均主义分配模式被打破,市场机制作用越来越明显;另一方面,在中国30多年来经济快速增长过程中,有两个突出的表现是城市非公经济和农村非农产业发展迅速。在这种背景下,中国居民收入差距的扩大是一种自然合理的现象。不过,一些不适当的制度性因素也导致了中国居民收入分配格局面临着一些突出问题,具体体现为:一是由于城乡有别的治理体制、城乡分割的市场体系、城乡分离的工业化模式、城乡有别的投入机制等体制性因素所导致的城乡二元化结构,使得我国面临着突出的城乡收入差距问题;二是由于行政性垄断问题,导致部门之间和行业之间的劳动力市场出现了严重分割,垄断部门与竞争部门间收入差距不断扩大,并成为城镇内部收入差距扩大的重要推动因素;三是我国整个社会福利制度一方面存在一部分人过度福利化问题,另一方面则存在另一部分人严重的福利不足或者社会保障不足问题,社会保障制度的分割同样造成不同人群之间收入差距的扩大;四是我国优质的教育资源长期存在着比较明显的城市偏向性,同时不同社会经济背景的家庭之间个人的入学机会以及获取优质高等教育机会的差异非常明显,导致了一定程度的收入差距代际传递,形成了我国居民收入差距扩大中的一个基础性的不公平因素;五是灰色收入和贪污腐败带来的收入分配不公问题。

  三、改善中国居民收入分配格局对策思考

  改善中国居民收入分配格局,需要充分发挥市场、政府和社会三方作用,进一步加大市场化、法治化改革,破除制度藩篱、营造公平竞争环境,确保规制公平、机会均等,提高收入流动性,围绕“提低、扩中、限高”进行抽肥补瘦、动态优化。

  第一,逐步完善收入分配。收入初次分配政策取向,主要是解决市场扭曲和市场不完善的问题。具体包括:一是改革城乡分割的户籍制度和实施全国统一的居住证制度,以消除劳动市场城乡身份藩篱,减少低工资就业者就业歧视、工资歧视和社会保障方面歧视,建立和完善公平、有效的劳动力市场秩序和环境。二是允许更多的民间资本进入金融市场,对于中小企业给予一定的政策支持,建立和完善公平、有效的资本市场秩序。三是推进资源税制度改革,打破行政性垄断,妥善解决资源价格扭曲问题。

  第二,逐步完善收入再分配政策体系。收入再分配政策政策取向,主要应该是从“兼顾公平”角度,更多考虑低收入人群。具体包括:一是完善税收体制改革,构建促进收入公平分配税制结构,从多层次、多角度、全方位搭建一个以个人所得税为主体,以其他税种为补充的多税种、立体、全过程的税收调节体系。个人所得税制度设计应真正体现对低收入者的必要保护,对低收入者可考虑增加家庭赡养、家庭结构、子女教育等专项费用扣除项目。同时,尽快开征财产税,结束财产保有层面无税状态,从而建立起至少在收入和财产两个层面全方位调节贫富差距的直接税税制体系。在企业所得税方面,则可以考虑降低中小企业所得税水平。二是加快转移支付立法进程,推进财政转移支付制度改革。依法调整当前的财政转移支付形式,统一转移支付标准。调整转移支付方式,从单一纵向逐级转移方式向纵向全面覆盖式转移与横向转移并用方式转换,在我国建立规范的政府间转移支付制度,缩小税收返还和专项转移支付规模,扩大均等化转移支付规模。三是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平衡不同群体间社保待遇差距,消除城乡壁垒打破城乡二元社会保障结构,推动城乡社会保障制度有轨衔接。一方面探索建立农民工养老保险和多种形式的农村养老保险制度,推进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研究建立农村老龄人口生活补助制度;继续推进和完善城市以养老、失业、医疗保险为重点的社会保障制度,健全最低生活保障体系。另一方面,扩大社会保障覆盖面,将更多的社会成员特别是中低收入者纳入社会保障体系,尽快把农民工、失地农民、灵活就业人员纳入到社会保障体系中来。

  第三,积极完善其他配套政策,以遏制权力寻租和腐败带来的收入分配不公问题。主要涉及完善收入监管制度;完善税收监管制度;健全政府权利监督机制;实行政府官员收入和财产公布制度;改革资源价格形成机制;推进土地制度改革。

  (作者:李实,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


相关附件:
相关新闻:
北京市大兴区社会建设工作办公室

地址:大兴区兴政街17号办公楼三层(大兴宾馆对面)
办公电话 69265780
邮编:102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