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理论研究
影响力投资:社会、环境价值及其启示
来源:区社会工委网站 日期:2017-01-11

    摘 要 影响力投资,是指在实现回报率同时,又能对社会、环境产生正面且可测量影响的投资,它将社会、环境与利润并重,旨在帮助政府、市场和非营利组织解决日益复杂和广泛的社会和环境问题。影响力投资主体涵盖个人、企业、基金会、风险投资等资本持有和管理机构,在投资之前就已确认资金所要实现的社会、环境目标;对象既可以是社会企业,也可以是一般工商注册企业;影响力既可以是盈利业务本身,也可以通过利润再分配实现;常见领域包括农业、教育、环境、住房等;当前尚处于发展初期,规模不大,潜力巨大。发展影响力投资,需要政府和专业机构推进,创立社会投资市场,激发公益创业热潮,积极开发各类影响力投资产品、服务,最大限度发挥其繁荣经济与改善社会、环境的作用。

  关键词 影响力投资 社会问题 环境问题

  一、何谓“影响力投资”?

  (一)“影响力投资”,是一种全新的投资理念和投资行为

  “影响力投资(Impact Investment)”,早在20世纪60年代就已在美国出现。从社会科学角度,市场失灵、政府失灵为非营利机构的出现和发展提供了空间和理论依据,非营利机构通过志愿服务、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也为解决社会、环境问题做出了积极贡献。然而,随着社会问题不断复杂和环境进一步恶化,非营利机构的局限性也愈加明显,其对资源的严重依赖注定通常只能开展区域性和相对非专业化的活动,并且自身可持续发展也一定程度上受制于宏观经济状况。于是,人们又将目光重新投向市场,确切地说是投资领域,希望那些管理和拥有大量财富的机构和个人将资金投入到既可以赚钱又能改善社会、环境的企业或项目中去。相应地,这种全新的投资理念和投资行为在实现回报率的同时,又能对社会、环境产生正面且可以测量的影响,即“影响力投资”。

  (二)影响力投资,是一项综合投资标准,坚持回报率与社会、环境影响并重

  影响力投资是一项综合投资标准,而非资产类别,从任何行业积累起的财富都可以成为资金来源。它的领域非常广泛,包括农业、教育、能源、环境、金融服务(尤其对于弱势群体)、健康、住房、饮用水等。但人们可能会有这样的疑问:难道不是所有的投资都具有影响力吗?的确,传统投资可以促进商业和经济发展,客观上产生影响力。但两者的区别在于,影响力投资在选择企业或项目之前,就已经将改善社会和环境作为投资标准。也就是说,影响力投资具有意向性,产生的影响力是投资本意而非副产品。比如为盈利而投资研发药品,即使在事实上对社会产生正面影响,也不能称为影响力投资。传统投资现在常会以社会责任和可持续发展作为标准,但其强调的是遵循法律、减少或避免破坏环境等,利润仍然是投资的主要考虑因素。影响力投资采取更加积极的态度,将责任升级到使命层次,坚持回报率与社会、环境影响并重。

  (三)影响力投资尚处于发展初期,尽管资金量不大,但潜力巨大

  传统意义上,大中型投资机构往往由投资委员会决策和执行投资,那么,影响力投资算不算是违反信托责任呢?答案是不会,主要有以下两个原因:第一,影响力投资并没有要求牺牲或放弃回报率来换取影响力;第二,影响力投资的回报率不一定必然低于市场水平,而且有实现长期回报的能力。摩根大通银行和洛克菲勒基金会预计,2020年影响力投资可以达到4千亿到1万亿美元,作为主流投资机构先行者,瑞士信贷银行筹集5亿美元在非洲开发农业,德意志银行出资1500万美元设立眼科医疗基金,摩根大通银行和瑞士联合银行都成立了专门的部门和岗位来管理影响力投资。然而整体上,与全部投资规模相比,当前影响力投资的资金量不大,实现上述资金数额依然任重而道远,但影响力投资市场潜力巨大,主要在于影响力投资生态系统尚处于早期且破碎状态,大多数投资机构仍然持观望态度。

  二、影响力投资生态

  通过以下影响力投资生态图,可以展现相对完整的影响力投资逻辑结构和运行系统。

  (一)影响力投资主体

  影响力投资主体涵盖个人、企业、基金会、风投等资本持有和管理机构,也即多种机构和个人都可以成为影响力投资的资本提供者。就当前国外经验而言,在影响力投资方面,首先是高净值人士和家族办公室最活跃,这主要归功于这些投资主体在决策时的灵活性和自主权;其次,是开发性金融机构,如非洲开发银行和泛美开发银行都曾经投资过影响力行业和企业,但主要是通过提供配套资金来吸引更多资金跟入;再次,是各种金融机构、养老基金、保险公司和基金会。基金会可以说是影响力投资的天然匹配,在美国已经开始有基金会将全部资金投入到影响力企业,在中国南都基金会、乐平基金会等也做出了积极尝试。

  (二)影响力投资对象

  上述机构和个人资本提供者的投资目标是“影响力企业”。作为投资对象,影响力企业可以是社会企业,如民办非营利机构,也可以是传统公司,如一般工商注册企业,只要他们致力于同时实现利润与改善社会、环境两个目标。改善社会和环境,既可以与盈利在本质上统一,如为艾滋病患者提供医疗保险,也可以是利润重新分配的目的,如将运营私立学校的收入用来资助低收入家庭的学生。总之,这些企业通过经济活动积极影响社会和环境状况,这些资本可以直接到达影响力企业,也可以通过其所有或者所属的投资基金及存款机构。这些存款机构通常服务于资金实力较小的投资人,以贷款方式资助影响力企业。中介机构主要有两种:一种是财富顾问,一种是金融中介。其中,财富顾问,直接与资本提供者对接,依据其意愿启动影响力投资计划,制定策略和目标,甚至参与到金融产品和程序的创新中去,如社会金融(英国)作为专业的财富顾问,在2010年发明了社会影响力债券;金融中介,则服务于主流投资机构,增强资金变现能力,降低风险和交易成本等,帮助设计投资产品、方法和结构,必要时通过证券交易市场和其它金融平台满足其复杂需求,当前以金融中介身份参与到影响力投资咨询的机构包括高盛、城市投资集团和摩根大通银行等。

  (三)影响力投资培育

  当前,全球范围内影响力投资生态远没有达到图片上的水平,潜在参与者要么缺失,要么兴趣和认知不足。比如,2013年世界经济论坛调研发现,90%以上投资机构并不了解影响力投资,甚至一部分人认为这是一种高尚的散财之道而已,只有6%投资机构涉足这个领域。但事实上影响力投资市场潜力巨大,只是由于一些客观因素才造成很多投资机构不愿涉足。比如,关于影响力投资回报率,众多投资机构并不相信这类投资会有高于市场的回报率,原因之一就是由于历史较短,还没有专门让人信服的财务数据支撑。另外,就是影响力投资对中介机构的要求非常高。拿中国来说,有提供企业社会责任服务的机构、有为非营利组织提供能力建设的机构,但能将公益创新、企业管理和风险投资结合起来的中介极少。在影响力投资发展初期,这种中介机构的使命除了服务,还应该有倡导和培育。

  (四)影响力投资评估

  从投资机构角度来讲,影响力投资的数额常会小于传统的风险投资,然而无论数额大小投资家都要花同样时间来处理和决策,从而时间成本过高;其次,投资机构有自己的既定投资领域,影响力企业或项目关注的问题不一定符合其投资规划;最后,从影响力投资本身来讲,对社会和环境影响力的评估不像回报率那样简单和标准,这种评估不仅费时费力,需要长期关注,而且缺乏广泛认同的标准,难以建立明确的因果关系。世界经济论坛通过大量访谈,为影响力投资参与者提供了一系列建议:影响力投资机构要明确对回报率的要求,创建对影响力的评估方法,通过联合投资等手段加大单笔投资金额;影响力企业要增强自身能力建设,积极主动地按要求评估影响力,提高自身竞争力和经营能力;慈善家和基金会可以对早期影响力企业进行资助并搭建更广泛的资金渠道,改善投资机构和企业间的关系等;政府可以对初期回报率低的影响力企业提供优惠的税收政策,调整法律,鼓励影响力投资及投资方式创新;中介机构应该收集数据和撰写报告,为资本和影响力企业搭建平台,倡导评估影响力的基本原则。

  三、对中国的启示

  影响力投资的理念和做法,对于中国具有积极的启示。发展影响力投资,意义重大而深远。

  (一)政府和专业机构推动

  就中国而言,发展影响力投资,首先需要政府和专业机构推进。除了政府积极提供必要的资金、平台、政策支持外,企业家、投资家和一些大型基金会,可以尝试资助一些影响力企业,做这个行业的开拓者,为解决社会和环境问题提供新的思路和实践。

  (二)创立社会投资市场

  影响力投资,国际上的成功做法是通过投资者私募股权和贷款对早期影响力企业进行直接、小额投资。这种投资方式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资金,展示出改善社会和环境的潜力,逐渐被市场和政府认可。特别是美国、英国,不仅政府制定政策鼓励社会投资市场发展,消费者也支持环保、低耗能产品更激发了投资者对生产这类产品的兴趣。对于中国,需要借鉴国际成功经验,创立社会投资市场,积极开发各类影响力投资产品、服务。

  (三)激发公益创业热潮

  影响力投资资金,可以激发创业者创业激情。创业者,既可以有商务背景,也可以来自非营利领域,各种专业和经验的融合,既符合影响力投资目标,又可以促成不同使命相辅相成。就中国而言,资金提供者可以将资金投入到以社会企业为特质的非营利机构,也可以投入到以公益为使命的工商注册企业,充分激发公益创业热潮,将对利润的追求转化成对社会和环境的持续关注;同时,各类公益咨询机构也可以拓展业务能力和范围,主动与资本提供者合作,发现和改良具有潜力的影响力企业和项目,最大限度发挥其繁荣经济与改善社会、环境的作用。

  影响力投资,是一个系统工程,不是任何一个单一主体就能完成的事业,除了善心,还需要信心和耐心。我国公益慈善事业近十年取得了长足发展,各类投资机构实力也愈加雄厚和乐于承载社会责任,可以说,影响力投资在我国具有良好的发展前景。

  (作者:王群,美国印第安那大学公共政策学博士,主要从事基金会和影响力投资研究)


相关附件:
相关新闻:
北京市大兴区社会建设工作办公室

地址:大兴区兴政街17号办公楼三层(大兴宾馆对面)
办公电话 69265780
邮编:102600